一個喜歡 分享、學習、創作 的 動畫社群!

來自怪獸電力公司幕後老闆的一封信

Whatever you like doing, do it! 追求所愛,不必猶豫。 Pete Docter  相信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不會聽過這個名字,但可能很多人都看過 Pete所寫的玩具總動員、瓦力,執導的怪獸電力公司、天外奇蹟等作品,他是皮克斯的電影導演、動畫師、編劇、經典,是你成長的回憶建築者之一。我本人也在今年選擇創業,投入我所熱愛的創作工作。在我讀過無數成功人士的經驗

張淑滿:從教育看兒童動畫創作 -下

張淑滿老師,阿尼馬動畫工作室的導演,國際動畫組織ASIFA/AWG兒童動畫工作坊成員,老師長期耕耘台灣很少人著墨的兒童動畫教育,同時也是少數碩果僅存的逐格動畫創作者,還是兩個孩子的媽,身兼多職的她,所有身份都有個共通點,那就是都與孩子有關。 以下,透過採訪老師的問答整理,將帶領我們一探兒童動畫創作與教育的寶貴心得! Q:請問您經營格拍動畫教育志業的收穫與心得? A:阿尼馬動畫工作室主要客

張淑滿:從教育看兒童動畫創作 -上

動畫是大人小孩都喜愛的一類影像,但我們對「兒童動畫」真的瞭解嗎?為什麼電視上看到的作品有超過九成都是國外進口呢?台灣有專業的兒童動畫公司或創作者嗎?國內外有哪些優質的兒童動畫?身為創作者,又該如何為兒童創作動畫呢? 張淑滿老師,阿尼馬動畫工作室的導演,國際動畫組織ASIFA/AWG兒童動畫工作坊成員,老師長期耕耘台灣很少人著墨的兒童動畫教育,同時也是少數碩果僅存的逐格動畫創作者,還是兩個

史明輝:兒童動畫產業面面觀 -下

mifare kart史明輝老師,金馬獎創作短片得主,國立台北藝術大學動畫系系主任,本身也是資深的兒童動畫短片創作者,動畫產學研經驗豐富,代表作品《願快樂》在國內外大大小小的影展屢屢入圍、得獎。以下,透過老師寶貴經驗分享與獨到觀察,將帶我們更深入瞭解兒童動畫創作與台灣動畫產業的關係! 創作動畫短片與信誼結緣 本身持續創作動畫的史明輝老師說道:原創動畫短片其實沒辦法有足夠收入,所以必須靠影展遞件讓

史明輝:兒童動畫產業面面觀 -上

mifare kart 長期耕耘兒童創作領域的信誼基金會,2009年看見了新世代的孩子面對更多元的媒體,對話的是更動態的影像聲光,因此開辦了信誼兒童動畫獎,希望鼓勵更多創作者投入台灣兒童原創動畫領域。2015年,信誼基金會特別與AnimApp合作,為大家帶來一系列專題文章,期盼透過採訪國內資深的兒童動畫專家與創作者,將焦點聚集在這些小小動畫觀眾身上,也從各個面向進行深度剖析與討論,以幫助更多有心

2015 - 新一代三館直擊

5/1是新一代的第一天!大家有去看看畢業生們的肝長怎樣了嗎? 昨天去了台北的世貿三館,看到了不少吸引人的動畫作品,AnimApp在以下整理了三館直擊,選了幾部印象比較深刻的畢業作品和大家一起分享! 提醒  文章中有Youtube和Vimeo連結的作品我們會直接分享影片,有上傳FB影片的我們會在作品截圖中加入連結,什麼都沒有的就...(而且居然還滿多的),希望你們趕快上傳影片囉!

為何「柯恩兄弟」的電影,聲音都做的那麼棒

「紐約翠貝卡電影節」Tribeca Film Festival 找來了「柯恩兄弟」Coen Brothers 的御用「配樂師」Carter Burwell 和御用「音效剪輯師」Skip Lievsay 來參加一場音樂與音效的專題活動。這兩位音樂人將大談柯恩兄弟電影中很少人知的聲音幕後。 談到幕後,因為柯恩兄弟倆很少上媒體,所以,他們自己的電影幕後,也很少透露。但

大師之路,五十一式動畫練習

  繼上一篇文章 <我畢業了,動畫工作在哪?> 的熱烈迴響可以發現也許畢業才是考驗的開始,就像獵人考試只是接近念能力的門檻,由學校進入業界其實道理也差不多,因為~出來跑的大家都是來玩命的,要專業啊!不過大家不要擔心,匯集無數前人心血而總結出的:大師之路,51式動畫練習,便是你稱霸武林一統江湖的不傳之秘,平均兩天做一個練習,半年不到,你就是上圖那位兄弟了,恭喜。

那年一起爆的動畫肝 - 2015畢業季

又到了鳳凰花開的季節,對忙碌的準畢業生們來說,最重要的事情肯定得算畢業展一份囉。設計系同學們爆了一整年的肝、辛苦捧出來的畢業製作,當然需要夠吸睛的宣傳或預告片來好好招攬客倌們的眼球兒,一起來觀賞各校精彩的宣傳短片吧! 新一代設計展 - 主視覺 由台創舉辦,許多學校會參加的新一代設計展,今年的主視覺宣傳影片是由提摩西影像工作室負責製作;無數的黑色粒子像磁粉般騷動,不斷地聚集、吸引、破壞、重組

我畢業了,動畫工作在哪?

  五月的新一代設計展轉眼將至,意味著很多學習動畫的同學們將離開學校,走入社會。所以,老問題又來了:我畢業了,工作在哪?該怎麼找到適合自己的工作呢? 其實,美國學生們也有同樣焦慮,不妨來聽聽資深動畫師 Josh Burton 怎麼說吧! So, 大約是六個月前吧,我收到了一些畢業學生的 E-mail 問到這個主題,剛巧上個禮拜我們在 Austin 的同好聚會也討論到這點,所
 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