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個喜歡 分享、學習、創作 的 動畫社群!

製片 Jon Landau 談 - 《艾莉塔》與《阿凡達》續集

alita1.jpg

photo courtesy of 20th Century Fox

問 : 《艾莉塔》這個案子開發多久 ?

Jon Landau 說 : Guillermo del Toro 在 1999 年告訴我們有這個案子。Jim 一知道後,馬上就想拍了。 ( Jon Landau 稱詹姆斯卡麥隆 / James Cameron 為 Jim ) 當我們問 Jim 為什麼時,他說他自己有個八歲大的女兒,女兒的成長過程讓他想起自己的渺小。他在 Alita 身上也看到一樣的故事,一個覺得自己不起眼,在垃圾堆中出生 ( 下圖 ),最後卻能變成英雄的故事。

alita17.png

© photo courtesy of Kodansha USA

問: 《艾莉塔》劇本沒修剪的話,會拍三個小時的版本嗎 ?

Jon Landau 說 :如果電影須要三個小時的片長,我們就會拍三個小時的版本,但《艾莉塔》不是這種情形。當別人問《鐵達尼》 片長多少時,我都會說是 2 小時又 74 分 (笑),這樣聽起來比較好聽 (笑)。我們不是怕拍長的電影,但以《艾莉塔》來說,我們是在尋找我們想說的故事,Robert 把幾個角色合併,也把 Badlands 的戲給刪掉 ( 下圖 ),他的劇本是濃縮後最精煉的版本。

alita10.jpg

© photo courtesy of Kodansha USA

問 :《艾莉塔》沒有在今日的科技,有辦法拍成嗎 ? 

Jon Landau 說 : 當然能拍成,但會有今天這種擬真的效果嗎? 不會。我們在拍《阿凡達》時是在打基礎,我告訴大家這部片要「像攝影」 (photographic) ,但它不用「像真的」 (photoreal) ,因為你無法告訴我潘朵拉星球 (Pandora) 上所謂「真的東西」是長什麼樣子。但回到地球上 《艾莉塔》 就必須要「像真的」(photoreal)。當然她是生化人,但故事發生在地球上,她皮膚的細節、嘴巴的動態,都要能跟她旁邊的演員 Christoph Waltz,、Mahersha Ali,、Jennifer Connely (下圖) 相互匹配。 

alita18.jpg

© photo courtesy of 20th Century Fox 

問 :《艾莉塔》最難拍的一場戲是什麼 ?

Jon Landau 說 : 我很誠懇地說,是吃巧克力的那場戲 ( 下圖 )。那些大動作場面,可以用快速剪接偷,暗巷裡的戲,也可以用陰暗面偷,但大白天吃一條巧克力,所有嘴巴周圍的動態都看得一清二楚,是一個我們看過別人做,自己也做過的事,所以這場戲挑戰最大。

  


問 :《艾莉塔》有這麼多未完成的特效鏡頭,要怎麼剪接 ?

Jon Landau 說 : 這部片的剪接過程其實蠻特別的,我們在剪輯室中,不是看著 Alita 這個動畫人物,而是看著 Rosa 這個臉上佈滿點的真人演員做剪接的,我們必須想像最後畫面會長怎樣。《阿凡達》剪完後,從特效公司回來的第一批鏡頭,是 Neytiri 和 Jake 在森林裡第一次見面的戲 ( 請看下面影片 ),那場戲完全沒對白,但你可以很清楚了解 Neytiri 腦中在想什麼。我們看完後,開心了 2 分鐘,但那場戲只是 9 顆鏡頭,全片還有 2400 顆未完成的特效鏡頭。《艾莉塔》剪完後,第一批回來的特效鏡頭,也是沒對白的,是 Alita 從床上醒來後第一次照鏡子,摸自己的臉的那場戲,看完後我們也是一樣有莫名的感動。


問 :《艾莉塔》為什麼要看 IMAX 3D 版 ?

Jon Landau 說 : 大家有注意到畫面的比例不斷在變嗎? 有幾場戲我們增加了 26 % 的畫面篇幅 ( 下圖 )。我們的構想法是 : 在世界會無限延伸的室外,我們會用 IMAX 的比例,在空間有限的室內,我們則會回到傳統的 16 : 9 比例。那 IMAX 為什麼還要配上 3D 哪 ? 因為我們希望我們的故事是一種體驗。3D 對我們來說是,進入另一個世界的窗口,而不是另一個世界從窗口中蹦出來 ( 3D to us, is a window into a world, not a world coming out of a window) 。以 IMAX 來說,它就是最大的窗口,但最終我們是希望這個窗口 (螢幕) 能消失,讓觀眾忘記自己在戲院中。

alita19.jpg

© photo courtesy of IMAX 

問 :《艾莉塔》在製作 3D 時有遇到什麼難題嗎 ?

Jon Landau 說 : 有,我們必須打破一般觀眾對 3D 不好的印象,這個念頭驅使我們要做的更好。在看 3D 試片時,我都會請觀眾把 3D 眼鏡拿掉,當你裸眼看著 Alita 從競技場中走出來時,你會發現她還是很清楚的,為什麼她會沒有疊影 (ghosting) ? 因為我們把視覺焦點當匯集點,我們在你在看的地方上作匯集 (we are converging on the subject of focus, where we believe you are looking is where we converge) ( 下圖 ) 所以沒戴眼鏡,主角是不會有疊影的,背景才是我們用來做深度的地方。

alita2.jpg

© photo courtesy of Videomaker

另一個我們會玩的 3D 技巧是調整 3D的強弱。當兩眼的距離越寬,3D 感就會越強。 (the wider the interocular, the greater sense of 3D) 可以這樣想 ,兩眼距離 (invterocular) 是 0 的時候,畫面就是 2D 的, 兩眼距離越大, 畫面就會慢慢變 3D。在快速剪接的動作戲中,我們會降低 3D 感,但是一場靜靜吃橘子的戲,我們會大玩 3D,做出很強的深度感,讓你有彷彿置身在房間中,有一種在偷窺的感覺。 


問 :《艾莉塔》為什麼有這麼多拉丁裔演員 ?

Jon Landau 說 : James Cameron 曾經說過 : 所有的電影都必須要有科學的根據在後面支撐,一個城市要能浮在空中 (下圖 1) ,它必須要在赤道 (equator) 附近才有可能,所以我們就把故事設定在拉丁美洲 (下圖 2)。

alita30.jpg

alita31.jpg

© photo courtesy of 20th Century Fox 

問 : 為什麼真實搭景那麼重要 ?

Jon Landau 說 : 我們都知道這是一個需要大量特效的奇幻故事,所以我們更須要讓這個故事有真實性,當我們搭出真實場景時,特效公司就有更多的參考依據。我們總共蓋了 9 萬 7000 平方呎的廢鐵市 ( Iron City )。有一場戲,當 Alita 從 Ido 的辦公室走出來時,畫面中有車子、單輪摩托車 (Gyro Cylcle)、還有人群經過 ( 下圖 ),這些都不是動畫做的,是真實的演員和道具,這不只給特效公司一些參考依據,也給演員很棒的參考依據。

alita32.jpg

© photo courtesy of 20th Century Fox 

問 : 為什麼選 Rosa Salazar 當 Alita ?

Jon Landau 說 : Alita 在電影中經歷三個階段的轉變,從單純懵懂,到溫柔體貼,到最後變成嗜血的戰士。我們試鏡的女演員中,有些人能把兩個階段演的很好,但只有 Rosa 能把三個階段都詮釋的微妙微翹。當 Rosa 在試鏡時,她讓 Robert 哭了,這是從來沒有發生過的事。Robert 說 : 如果今天要開拍,我已經找到我的人選了。但我們還是繼續看下去,不錯過任何機會。四個月過後,當 Rosa  以為自己落選時,她在停車場收到一個罰單,這時 Robert 剛好打給她。他說 : 很抱歉,妳是我的第一人選,我有試著說服大家,但片商、高層、Jim、Jon 的意見都不同。Robert 沉默了一下後繼續說 : 所以我很高興最後妳還是能出線,歡迎妳加入 Alita 大家庭。Rosa 當時高興到抱住給她開罰單的女警察。 

alita33.jpg

© photo courtesy of Comicbook

問 : 為什麼 Alita 的眼睛那麼大 ?

Jon Landau 說 : 我們從一開始就希望 Alita 的眼睛是大的,她在漫畫裡是長那樣,所以我們也希望她大螢幕上也是長那樣。但是眼睛多大? 臉型是什麼樣子? 我們修正了上千次,直到我們選 Rosa 當 Alita 後才有辦法定案,因為我們把 Rosa 的臉型、神韻,都放到 Alita 身上。我記得有一天,我們在反問自己是不是把眼睛做太大時,James Cameron 就說 : 再做更大吧 ! 把瞳孔再做更大 ! 瞳孔變大後的版本,幾乎就是我們最終的版本。  

alita41.jpg

© photo courtesy of 20th Century Fox

問 :《阿凡達》續集的進度如何 ?

Jon Landau 說 : 我們決定讓《阿凡達》所有續集的內容都只發生在潘朵拉星球上。有很多科幻片,想要拍水時,就會去海洋星球,想要拍雪時,就會去極地星球,但我們發現一個地球就已經包含所有這些元素了,花一輩子都研究不完,所以我們也把潘朵拉星球設定成一個包羅萬象的地方,用它去象徵地球的包羅萬象。《阿凡達》每一集都會介紹潘朵拉星球上不同的部落和文化,它就像地球一樣是一個民族的大熔爐。在《阿凡達》第一集中我們只看到女主角 Neytiri 的雨林部落,第二集就會去探訪海洋的部落,我們想要在不同集數中呈現潘朵拉星球不同角落的樣貌。


問 :《阿凡達》續集的劇本都寫完了嗎 ?

Jon Landau 說 : 是的,我們是確定四集續集劇本都寫完後,才從第二集開始開拍的,因為我們的演員須要了解他們在第二、第三集做的決定,如何影響到第四第、第五集的劇情。


問 :《阿凡達》續集有做海底的表演捕捉嗎 ?

Jon Landau 說 : 有的,我們建了一個 50000 加侖的水箱,做水底、水表面、和水上的表演捕捉。我們也給我們的演員做憋氣訓練,像 Kate Winslet 最後就能憋七分鐘的氣。


問 : 你如何準備格局這麼大的電影 ?

Jon Landau 說 : 找比自己聰明、專業、願意打破傳統的人進入團隊。但有了這些人,不代表不會失敗。我的工作是要去凝聚、激勵大家,並去相信每個人。在拍《鐵達尼》時,有很多人做到一半就做不下去了,因為當時許多事情是沒人做過的。那時還沒有亞馬遜書店,我就走去附近的書店買了一本書送給大家,並在每一本後面寫上信心喊話,那本書叫《小火車做到了》 The Little Engine That Could ( 下圖 )。 最棒的是,當我們在拍《阿凡達》時,大家也有一段低潮期,有一個還留著這本書的前員工就把它拿出來,再次激勵大家。

alita40.jpg

© photo courtesy of Watty Piper

問 : 為什麼 James Cameron 一直在推動畫技術 ?

Jon Landau 說 : Jim 骨子裡是一個探險家,他永遠在挑戰自己的極限,那就是為什麼他去馬里亞納海溝 (Marianas Trench) 要用他自己發明的潛水艇。我來解釋一下 James Cameron 的思考邏輯。他說 : 我想去世界最深的海溝,目前市面上所有潛水艇都是橫的,但是我要往下 7 公里,只往前 1 公里,所以潛水艇應該要做成直的才對。 於是他就建造了一台直立式的潛水艇 ( 下圖 )。

alita20.jpg

© photo courtesy of National Geographic

當 James Cameron 在寫《魔鬼終結者 2》(Terminator 2) 的劇本時,他腦中已經有液態金屬人 T1000 的畫面了,但他知道以當時的動畫技術是無法拍成的,所以他就先寫《無底洞》 (The Abyss) 的劇本,故意把一個模擬人臉的水柱特效寫進電影中 (請看下面影片) ,算是給特效團隊的一個考驗。但是後來,特效團隊真的把這個特效給做出來了,這就給 James Cameron 打了一劑強心針。他知道他可以拍《魔鬼終結者 2》了。

當他在拍《鐵達尼》時,船上需要有非常多的 CG 人,那些人是用動態捕捉技術先做測試的,因為他知道下一個案子《阿凡達》會用到大量的動態捕技術。當他在拍 Brother Termite 時,片中會講話的白蟻 (termite) 也是用臉部捕捉技術先做測試的,因為《阿凡達》也會用到大量的臉部捕捉技術。到了真的要拍《阿凡達》時,所有這些技術的累積,就演變成現在所謂的表演捕捉 (Performance Capture)。

James Cameron 一直在推動畫技術的原因,就是因為這些技術讓他可以講他想講的故事。或是反過來說,他的故事與夢想,成就了動畫技術的推進。

 

原專訪出處 : http://collider.com/jon-landau-interview-alita-battle-angel

 Back to top